【校友故事】洪元颐:从矿院走出的北京奥运电气总工程师


发表时间: 2017-03-24 14:22:00  作者:蒋金格、王超  来源:北京中国矿大教育基金会、微思潮  浏览次数:214  


洪元颐
中国中建设计集团电气顾问总工
中国建筑学会建筑电气分会名誉理事长
北京奥运会电力保障核心组组长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获得者
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

  采访开始前,一个小插曲,由于多年未回母校,凭着记忆,洪老师直接把车开到了北语主楼(原矿院主楼)前的停车场。这个小小的误会,让我们感慨万千!

  回到矿大,不论是睹物思人还是重新回味,那段大学时光都永远珍藏在他内心最深处。

1959年,与北矿结缘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洪元颐身上有着特别的真诚与洒脱,他说:“我59年入学,64年毕业。在矿院学习了五年。矿大同学来找我,我义不容辞!这次就是来给我们矿大同学鼓劲儿的!”

  高中时期,洪元颐学习成绩优秀。1959年,他参加高考,报考了中国科技大学原子物理学专业。由于担任北大哲学系教授的父亲洪谦文章"右倾",他没有被录取,并接到通知,去高考委员会谈话。

  当时的高考委员会主任是北大校长周培源,两人谈话时,正好遇到北京矿业学院副院长陈一凡来为新成立的煤炭综合利用专业招生。短短半个小时,看过洪元颐的档案,陈一凡院长觉得他身体等各方面都很优秀,当场拍板录取了他。

  第二年,由于新专业被撤销,洪元颐转到了机电系,并进入矿院田径队。当时,矿院体育闻名全国。儿时他就表现出特别的运动天赋,大学时,取得北方五校百米比赛第五名的好成绩。

  他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有一个好的身体才能去做一番伟大的事业,做工程也是一项体力活,同学们在课余时间一定要加强体育锻炼。

运动健将
(左:足球    右:冰球)

十年磨一剑,奥运电力展风采
基础是在实践、辩论和思考当中积累的。

  1964年,洪元颐毕业分配到了北京煤矿设计研究院机电室,老师跟他说现在要以搞供电为主。因为当时电力缺乏,自动化研究进展缓慢,他就放弃了弱电,转而研究高压供电。

  1971年,响应国家号召,洪元颐去了河南郑州煤矿设计院,他的30岁到40岁整个十年献给了河南的煤矿事业。

  当时,200多人住在废弃的医院里,生活条件艰苦,他的工作就是设计、建造变电所,把电从一座军工厂供到太行山的某煤矿,距离40公里,工人都是当地农民,不懂技术,他就带着工人干,一起爬电线杆,一起架电线。这十年,他受益匪浅,在电的方面,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1990年,北京亚运会,洪元颐是亚运村电力设计运行的总负责人。亚运村电网图,他现在都门清儿。

  18年后,洪元颐又担任北京奥运会电力保障核心组组长,设计了奥林匹克中心区中轴景观大道照明。他应用高杆小功率灯具作照明,很好地控制了光的外溢,确保“鸟巢”、“水立方”、“玲珑塔”的夜景灯光不受干扰,使中轴景观大道照明的亮度比得到了平衡。

  他说,没有那十年,挑不起这重担。过去实践积累的经验,厚积薄发,帮助他达到了这个高度,经得住岁月的考验,才能终有成就!

  北京奥运工程专家组共11人,洪元颐是矿院毕业的,其他都是清华毕业的。

一篇论文,点亮万家灯火
1984年,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八十年代初,从河南回京,北京市建设局让洪元颐去研究住宅用电,他很不情愿,强烈要求换一个研究方向,住宅所所长坚持把他留下。

  他笑着说,“当时一年没动,觉得让我做这项工作是大材小用。后来,慢慢研究开展起来,才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我们先把当时每家可能用的电器全部列出来,并分为三类。第一类即普及率几乎为0,如洗衣机。第二类即普及率百分之二十的,如电视。第三类是人人都要用的,即普及率达到百分之百的,如电灯。然后再调研使用系数和利用系数,系数乘以一类电器用电量乘普及率,得出每家用电量为3.8kw。跟供电局共同研究,得到一个同时使用系数0.26,保障了电力供应,同时,为国家节约了能源。”

  以此研究写成的论文,获得1984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当时全国只有两人获奖,《中国电气工程手册》第十四卷建筑电气卷,有关于这项研究的论述。

  他特别强调学习要用脑子,要动脑筋去找事物间的内在联系,找到解决问题的关键。学习中最重要的两件事是:1.基础要好,2.要有方法。基础是地基,方法是梯子。没有基础,梯子再高,也不扎实;没有方法,基础再牢,也不能提高。基础与方法,二者加起来就是你所能取得的成就。

老一辈撑起的天下,小年轻一样行
弘扬矿大精神,拼尽全力向高端方向进取。

  当时,北京矿业学院机电系全国拔尖儿,系主任汤德全教授、谢桂林教授闻名全国,其中谢桂林教授,在苏联学习回来之后,去了清华教书,后来又调来矿院。周凤起教授也是清华调来的,后来又去了能源研究所当所长。陈清泉教授是印尼华侨,现在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写的文章在国际上都叫得响。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两会答记者问,他提到煤炭时说,国家最困难的时候靠的是煤炭!这是对一代代采煤人的认可与褒奖。

  “个人的前途在哪里?是奋斗出来的。你得找到一个正确的方向。智能化很多人在做,但少有突破,因为缺少理论的钻研,没有理论的钻研是不行的。”洪元颐说。

  “当初老一辈的人是很钻研的,学习外语尤其重要,这样你才能学习领会世界最高新的技术,你们要看清自己专业的大方向,打好基础,同时,要多接触国际高端的技术。”

  洪元颐讲了多位矿大名师和知名校友的故事,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他身为矿大学子的骄傲和自豪。“老一辈撑起的天下,小年轻来了,那也一样行。”最后他又再次强调,“矿大是很棒的!”

  谈到矿大精神,洪元颐说,一是勇于担当,响应国家号召,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面对困难无所畏惧;二是强健体魄努力锻炼,为国家健康工作五十年。

电59同学聚会合影

  匆匆岁月,转眼已华发,矿大学子把青春奉献给了祖国的建设事业,把所学知识应用到国家建设中,中国的高速发展离不开他们的拼搏进取,他们是真正的时代英雄!

  洪元颐的父亲是著名哲学家洪谦,北京大学外国哲学研究所所长,师从梁启超;他的弟弟是京城足坛名宿洪元硕,北京国安队“小快灵”打法创始者,曾任北京国安队主教练,并带领国安队夺得唯一的中超冠军。

图为洪元颐与父母在西南联大

  校友寄语:

  潇洒年华 不拘一格

  这就是

  矿大校友

  洪元颐



当前位置:首页 >> 矿大史苑 >> 【校友故事】洪元颐:从矿院走出的北京奥运电气总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