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兴奋剂骗子”,让我们愤怒,更引我们深思


发表时间: 2016-08-20 10:51:00  作者:况昕然  来源:党委宣传部  浏览次数:108  


  里约奥运会400米自由泳预赛结束时,澳大利亚运动员霍顿在接受采访时说了这样一句话:“孙杨是个服用禁药的骗子”。

  一语激起千层浪。一时间,霍顿被中国网民群起围攻,他在Instagram网站上最新发布的照片下面已有30多万条评论。“脸书网”页面留言也充满了各种辱骂、冒犯性的言论。连澳大利亚游泳协会官网也遭黑客攻击,崩溃关闭。

  对于霍顿不实偏激言论,你可以说这是澳大利亚对中国游泳的一种歧视,也可以认为这不过是两位运动员间的正常摩擦,或者仅仅是霍顿个人年少鲁莽,就像几年前的孙杨在接受采访时说出的日本国歌很难听一样。

  但是,我们为什么会招黑?

  我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当16岁的“小叶子”在伦敦奥运会上连夺两枚金牌,并打破400米混合泳世界纪录时,不仅BBC转播员暗示中国队使用了兴奋剂,美澳媒体也加入了质疑行列。为什么宁泽涛在2015世界游泳锦标赛100米自由泳夺冠后,外媒却重提宁泽涛禁赛史,暗有所指?

  我们不能否认部分外国人士因妒生恨,造谣生事,或者思维固化,人品不端,喜欢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或者有目的地从体育运动中捞取政治资本与利益。但是,当很多不同国家,不同人种,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的人同时持有相同的看法时——尽管这看法不一定正确或绝对错误。我们是否也应该先平息一腔怒火,冷静理智下来,思考一下自己的问题?

  其实,中国游泳界确实存在黑历史。

  1986年,东德游泳教练克劳斯被请来中国,带来了先进的训练体系与兴奋剂。在中国的举国体制下,中国运动员开始了服用兴奋剂的风潮。时任体委主任的伍绍祖在其回忆录中说到:“当时有个共识,成绩不行就服兴奋剂,服用兴奋剂的三个原则‘有用,无害,查不出来’ ”。

  上世纪90年代,中国体育一度在世界范围内呈现强劲势头,游泳成绩大幅跃进,直逼世界巅峰。但是,中国体育,尤其是游泳,却丢失了最重要的东西,诚信与公平,并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1986年,汉城亚运会,中国游泳队11人被查出服用兴奋剂。

  1994年,广岛亚运会,日本人在中国队员酒店房间装置窃听器与摄像头,并把尿检样本送往欧洲检测,仅中国游泳队便有7人被查禁,12枚金牌被剥夺,这在国际上被称为“近代运动史上最大的药物丑闻”。

  1996年中国代表队在亚特兰大奥运会开幕式入场时,美国解说员说:“一支靠吃药取胜的队伍在向我们走来。”这次奥运会,中国游泳队仅斩获一枚金牌。

  1998年帕斯世锦赛,原媛携带13瓶生长激素被查出。

  1999年,中国名将熊国鸣,王炜再次被查出服用兴奋剂,熊被终身禁赛,中国游泳队主教练周明被终身禁教。

  2000年,悉尼奥运会中国游泳项目一片暗淡……

  这是一段很少有国人知道的黑历史。其实也正因为如此,使用含有“曲美他嗪”的药物“万爽力”改善心肌缺血状况的孙杨、被检出体内含瘦肉精的宁泽涛才会被外媒纠缠不休。没有人在意,曲美他嗪早在2015年就被作为心脏代谢药物被认可使用,而宁泽涛不过误食了含有瘦肉精的火腿肠……但即使如此,即使孙杨清白无辜,他被禁赛的事也是被中国游泳协会半年之后公布。很多时候,封闭导致猜忌。相反,坦坦荡荡,将事请暴露在太阳底下,即使是做错事,也会更容易赢得信任。

  而他们,是在为历史买单。

  也许你会说,历史是历史,现在是现在,不能一概而论。然而,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这个历史,不仅指苦难史,被侵略史,它也包括我们曾经的黑历史。就像一个犯过错的人,为了重新得到别人的认可,他就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同样的历史时期,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内民众接收到的信息更多的则是,中国游泳事业突飞猛进,所向披靡……那时我们相对于世界,仿佛一座孤岛。现在,几十年匆匆过去,我们接收的信息虽然相对更全面,却仍然不对称。世界上发生的事情从来都没有那么简单,很多时候并不是善恶分明,非黑即白的。每个事物都有阴阳两面,而我们或主动,或被动的只看到自己愿意看到的阳面,而忽视了它的阴面。了解一切就会原谅一切,纵使我们不可能真正超越国别,人种,意识形态,自身利益的限制去看待问题。但试着从更全面,更客观的视角去思考,也可以减少这个暗潮涌动的世界的矛盾,冲突与对抗。

  当一件事情发生时,比我们根据自己得到的零星碎片化的信息作出自由的臆想、揣度,再肆意发泄自己的情绪,毫无顾忌的发表或不实或幼稚或偏激的言论,更务实的做法其实是试着理解与换位思考。

  同时,我们也必须要承认,外国媒体为了博关注,谋利益也有可能会口不择言。在他们言论不实之际,我们“以牙还牙”,对他们进行同样的言语、人身攻击是无益的。堵住流言,遏制诽谤的最好方法是理智地去了解,传播真相,用行动证明一切。孰是孰非,真真假假,自有历史和时间的洗清与判定。

  随着21世纪的到来,中国游泳队的包袱正在慢慢卸下,但是,路途艰辛。

  2001年在广州举办的中国第九届运动会上,女子100米蛙泳冠军罗雪娟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泳池中的水不太干净,但我是干净地站起来的!”

  2008年北京奥运会200米蝶泳冠军刘子歌在夺冠后:“我的冠军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
  ……

  可是,2016年,北京兴奋剂检测实验室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暂停实验室检测资格。

  2016年,里约奥运会,陈欣怡药检呈阳性。

  有的时候我们必须问一问自己:我们是否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当初为何要出发。早在1908年第4届伦敦奥运会期间,英国大主教彼得有感于马拉松比赛中多兰多·皮特里坚持不懈的拼搏精神,就说过:“奥运会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深受感动的顾拜旦于是将这句话确定为奥林匹克运动的口号之一。

  的确,与夺取胜利的荣誉相比,顽强进取和拼搏的参与精神更接近于奥林匹克运动的本质。然而,每届奥运会统计中国所获金牌数、以及国际排名,似乎成了一部分国人最为热衷的事。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观念也早已深入人心。不论是对于求知路上的小孩,还是竞技场上的运动员。我们都不问过程,只求结果,不论方式,只看成绩。只有拿金牌的运动员才足以谈奋斗史,只有得奖才能有立足之地和辉煌前程。但是我们忘了,那些付出全部青春热血与汗水,代表国家站上奥运会,却最终因为种种原因同领奖台失之交臂的运动员们,他们依旧有自己的高贵与魅力,值得我们的尊重。虽然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但他们却已然飞过。我们是否也应该为他们鼓掌,给予他们相同平等的尊重和福利待遇?

  20世纪80年代,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在谈到二战以来西方国家经济和社会情况时说,社会有一个梯子和一张安全网,梯子用来供人们努力改善生活,安全网则用来防止人们跌入深渊。体育什么时候也能如此,即使掉下去,运动员也可以在舒适的安全网中享受鲜花与崇敬。因为,他们曾代表国家征战过。所以,摒弃功利主义、金牌至上观念,建设可靠的体育福利保障机制,让运动员的压力与煎熬变为参与与享受,自己拒绝兴奋剂,才是我们应该走的路!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写意 >> 一句“兴奋剂骗子”,让我们愤怒,更引我们深思